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中医孔子学院
首页
阅读:
admin
2019-11-08 21:28

  我任教的中医孔子学院在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去年6月,中国国家副主席习参加揭牌仪式,在当地引起了很大的反响。这里有全澳规模最大的中医系,培养本科、硕士和博士各学历层次的中医人才。与国内的中医高等教育不同,这里的授课语言全部为英语。一般学生可能不会说一句汉语,不会写一个汉字,却会脱口而出一个个中医术语;他们都知道穴位的国际标准代码,却说不出穴位的汉语名字;他们也知道《黄帝内经》是中医学经典,却不了解它的内容。听说中医孔子学院要教汉语,中医系学生报名的很多,一些有着汉语背景的东南亚留学生也很想参加。我和同事戏称,热爱中国文化的都集中在中医系了。

  针对教学对象,在不同形式的汉语课程及文化活动中,我有意识地准备了一些与中医相关的教学内容。汉语角每周一次,以基础汉语交流为主。我结合每次的主题,穿插一些与中医相关的词汇,或者干脆把中医和针灸作为话题。在书法讲座中,我教学生写“天”、“地”、“人”,告诉他们这3个字的含义,并由此介绍“天人合一”的理念与中医的整体观念。学生们的学习兴趣很浓。

  对于具有汉语背景的学生,我的教学内容则不一样。从“医”字的繁体写法“醫”,我会联系《素问·汤液醪醴论篇》,使他们了解中国古人治病用药的习俗与方法;从“灸”字的形体演化,我会讲解汉字造字与用字的“六书”;从“一阴一阳之谓道”,我会拓展到《老子》的“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以及“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学生们说,这样的学习很“好玩”,而且觉得自己对中医理论的理解更深了。在目前情况下,中医孔子学院还不可能像国内中医本科教学那样,开设《中国医学史》、《医古文》等课程。但就是在这样“好玩”的学习过程中,汉语和中医的历史,以及古代汉语的一些表达方式,已经进入学生们的头脑中了。

  澳大利亚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的中医系和我在国内任教的南京中医药大学具有近20年的合作关系,本科五年级的学生要到南京进行为期4个月左右的实习。我计划明年专门为毕业班的学生开设“中医实习汉语”。这样的想法得到了学生们的积极响应,很多学生表示肯定会参加。

  中医是中国的国粹,而汉语则是传承中医的主要载体,两者本就一脉相承。海外中医教育仅仅依靠英语,必然会使大量的文化信息流失。让中医与汉语结缘,是为了还原汉语世界里的中医。针对汉语学习者的需求,采取灵活多样的教学方法,才能够吸引更多的汉语学习者。(寄自澳大利亚)

  周延松老师的文章提出了一个有趣的话题——中医和中文。我们知道,中文是绝大多数中国传统文化艺术形式的传播载体,没有中文作为媒介,这些中华文化瑰宝就无法全面地展示给世人。周延松老师的教学之所以收到良好效果,是因为针对了学生的专业特点,为学生提供了切实的帮助。据有关统计,在澳大利亚看病时,有70%的医生在给你治疗以后,会推荐说,以后可以去做针灸调理。一年中连续12个月去接受针灸调理的,竟占到澳大利亚总人口数的10%。目前,在澳大利亚大约有20所大学提供中医课程。其中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悉尼理工大学、西悉尼大学还提供研究生课程。中医在澳大利亚的教育正在迅速发展。

  不仅是澳大利亚,中医在欧洲各国也在逐步被民众接受。据统计,德国人患病以后,有大约40%的人第一选择是替代医学(包括中医等传统医学);有大约30%的人是替代医学和西医一起看;剩下大约30%的人,首选才是西医。中国对外开放多年来,在各界人士的努力下,中医中药逐步走向世界,为各国人民所了解和接受。而这也为汉语的传播提供了众多的对象,也提出了新的课题。

  作为海外汉语教师,作为中华文化的传播者,对于这些新情况、新形式要有足够的重视和判断,要学会及时调整教学内容,换一种思路教中文,变“我要给学生教什么”为“学生需要我教什么”。

  孔子学院的学生与大学汉语系的学生有所不同,他们中的许多人是因为钟情于中国武术、中国戏剧、中国饮食、中医中药等而来,希望通过学习汉语,掌握一定的能力,进一步了解、学习自己所钟情的中国文化。记得改革开放之初,一本《英语900句》曾风靡中国,这本具有很高实用价值的英语教材使学习者在掌握900句英语后,能自如地完成衣食住行等活动。孔子学院的老师不妨借鉴它的经验,为学生提供实用、有效的中文学习内容,举办中医漫谈会、武术沙龙、中国风光专题讲座,等等。总之,采取灵活多样的教学方法,以帮助学生达到目的。带着问题学,带着目标学,学生的兴趣和热情一定高;带着问题教,带着目标教,教学效果一定好。广大海外汉语教师不妨一试。